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西农业大学爱心社官方博客

这里有一支充满了热情与爱心的志愿者队伍,“微尘”无处不在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载:谈暑期三下乡  

2011-06-25 16:03:06|  分类: 爱心动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最近听听为招募新志愿者的事情而忙碌,却经历了让我尴尬的情形。那就是无数的大学生暑期要来我们这里“支教”。想听我最真实的想法吗?

形式主义、 华而不实、急功近利这一套不能再显露在大学生身上了!我们祖国的未来和花朵们,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?

今天院里王书记和听听聊了我们学院暑假“三下乡”活动,希望放到我们梭戛,听听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观点,幸而遇到通情达理的领导,改变了最初的想法。我对书记的建议是:组织孩子们就近去孤儿院和流浪儿童救助站当义工,先从帮助自己身边的人开始。 那么,我自己的学生,我都不鼓励这样的事情,为什么呢?

以我们梭戛为例,每个暑假都会接待好几批这样的“支教”团队,以中国计量学院为例,已经是每年定点过来了,还有来自山东的、很多发达地区的大学生来一批一批“三下乡”。

这些孩子的初衷都是好的,孩子们是善良的,但是很多话从来没有人对他们说过,今天听听忠言逆耳一次吧!

以从杭州来支教为例,来回火车票就超过750元,如果加上来回到县城到乡到村,经常在村里还需要打摩托车,一个10天左右的支教,路费就要1000元。 还有住宿费、生活费和日常的开销呢? 有的志愿者走了还会选择贵州的一些旅游景点玩一玩,例如北大来剑河的一批,回去还去黄果树瀑布玩了几天。大家知道吗?黄果树瀑布光门票就180一张,而且来过的都知道,必须坐50一个人的电瓶车,来了黄果树就要去龙宫吧?龙宫的门票也超过100了吧? 我以最便宜的估计,一个外地大学生来贵州“支教”半个月,2000元的花费是肯定要的。而一个团队一般都10人以上,也就是说,这半个月,2万多元就没有了。 2万元呀!可以踏踏实实的做多少实实在在的事情, 为什么要做这些虚的事情呢?

听听马上就是要做家长的人了,我更能体会家长的艰辛,孩子们呀! 就算你对我说,这些钱学校出了一部分,但是剩下的部分是爸爸妈妈的辛苦钱呀? 你们能体会赚钱的艰辛吗? 你也许会说,我可以打工赚钱来, 那为什么不把你打工的钱给爸爸妈妈买点东西,表达你们的孝顺呢? 我们对一些从未谋面的小朋友,都可以有爱心,为什么对自己的家人不这样呢?

你们来了真的可以帮助到当地的小朋友吗?真的能够教到他们吗?关于这个问题,听听说了无数次了,在日志的结尾,我会直接引用我过去的观点,这里就不多说。我的结论是: 来了帮不到什么忙,其实只是完成了自己一个“支教情节”,一个心愿而已。

当地肯定会欢迎你们来,来过梭戛支教的都知道,最热闹、生意最好的时候就是暑假。以博物馆的旅社为例,暑假那是赚钱的高峰期,每一个志愿者是按照20元一天的收费给床位的,大学生一来,吃的、住的、平时花费的,帮当地老乡赚钱呀! 最无辜的是孩子们,假期也不能休息,每天来回3-4个小时的山路,中午不吃饭,陪大哥哥姐姐们“支教”。我们想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,也不能通过这种方式呀?

因为听听和志愿者们在乡下支教了一段时间,支教作为一个“招牌”甚至还吸引了一批大学生来调研。今天就有一个孩子提出假期他们团队要专门以“志愿者支教”为课题假期来搞调研,并且想采访我和其他志愿者。 这个孩子肯定很郁闷,因为一上来就被我劈头盖脸的泼冷水。

一、如果你是来调研支教的,为什么会选假期,假期志愿者全部都走了,孩子们也放假了。这个时候来调研“支教”?任何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会觉得有问题吧? 我如果来做这样的调研,是不是要来听一下志愿者如何上课? 和志愿者同吃同住,感受一下志愿者的生活呢? 我只能说,“支教调研”沦为形式或者说一个借口。

二、孩子说他们要和乡亲们交流,发放问卷调查,通过这种方式做调研。 我当时就忍不住问了:你们会说苗语吗? 苗语都不会说怎么和乡亲们交流,只要来过陇戛的都知道,当地老乡说的是什么语言。 问卷调查就更好笑了, 当地老乡大多是文盲,高兴村数据显示,40岁以上的成年人,超过90%是文盲,妇女的文盲率更是接近100%。 年轻的读过点书的,也都出去打工了,你们搞问卷调查这不是讽刺吗?没有一定的基数作为保证,没有指定性的人群作为保证,你们的结果是客观的吗? 例如调查支教,是不是要了解一下妈妈的感受,没有一个妈妈会认字,你们也无法和他们交流,怎么做调查??

三、真的要调查,一定要一群人大老远跑过来吗?采访不可以电话采访吗?需要数据的话直接电话给学校或者是政府部门不是更加直接吗?为什么选择这种最昂贵的方式呢? 如果还有一些数据一定是要实地考察的,派1-2个人足够了,为什么每次我看到的都是一群人呢? 其实说白了,就是孩子们想亲身感受一下乡下到底是什么样子,就是想体验一下生活。

我知道孩子们肯定会反驳,我们就是想做实实在在的事情,我们来调研就是为了如何如何? 好吧!!我们退一万步说,你们终于完成了极具学术价值和社会意义的调查报告(还是忍不住说,但凡搞过学术的人都知道,10天的时间能完成高质量的调研报告?学术腐败不要传染到孩子们的身上),这份调研报告就能帮到乡下小朋友了吗? 别说可以引起更多的人来关注,我看到的是:吸引了更多你们这样的大学生假期跑到乡下来。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来了,就是为了孩子们好吗?

正是走过太多的弯路,听听现在更加明白孩子们需要的是什么?我们半年一换志愿者支教,我都担心对孩子不利,因为频繁的更替老师,负面影响有目共睹,我们在改为1年一换以后,听听都不能说就对孩子们好了。 来长期支教的大学生,大多没有教学经验,他们全部是摸石头过河的尝试,我们常担心孩子们沦为试验品,小白鼠。 如果长期支教都有如此多的弊端,短期支教的弊端就更显而易见了, 带给孩子们心理上的、身体上的负面影响为什么没有人提过?

听听和参加过“三下乡”的很多同学沟通过,其中很多还是我自己的学生。当大家摸着良心说话的时候,都会说:“感觉是就来乡下住了一段时间,和小朋友们在一起玩一玩,拍拍照,然后吃当地的饭菜,感受当地的生活。开心的确挺开心,但是真没有调研出什么来。其实我们都明白这只是一种形式,但是我们还是想来参与一下。”

朋友们!当我们无数次抨击中国大学教育的时候,当我们为一些大学教育中“华而不实”,"形式主义"而扼腕叹息的时候。我们能不能站出来,对组织学生“三下乡”、组织学生“调研”提出批评并且说NO呢? 今天听听站了出来,我会说,别再这样教育我们的大学生了。

如果我们纵容孩子们10天搞出一个调研报告,也不要去抨击学生几天就可以写出一篇论文。你们抨击学术腐败,这不是在纵容学术腐败吗?

最近我一个公务员的朋友刚“出国考察”回来。我真的很好奇半个月能在国外“调研”到什么?却从朋友口中得知:这一趟如何的值得值得,鼓励大家都出去看看! 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公务员出国考察的原因。 为什么很多人看出“出国考察”背后的问题,却没有人质疑“三下乡”、“学生调研”的问题呢?

我说得最直接:出国考察和下乡调研实质是一样的。不同就是:出国回来说国外如何如何好,我们应该如何如何学些。 从乡下回来说乡下如何如何惨,我们该如何如何帮。

大家在问公务员学到了吗? 也应该问一下大学生们帮到了吗?

孩子们,如果你真心搞学术,想写出高质量的调查报告,听听愿意当你免费的导师,你大四有时间的时候,我们踏踏实实静下心来,花上1、2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,我带你们做调研,我们除去那些虚的、华而不实的东西,写出高质量的报告,并且把这份最客观有价值的报告让公众知道,达到我们想真正帮人的效果。 这样的经历,才是对你人生有意义的。

如果我劝说以后,你现在还是坚持要来,作为听听,我能帮的是:把我们志愿者的宿舍免费提供出来,陇戛小学我可以安排5-6个人的住宿。水沟小学离陇戛小学很近,那里也可以安排4个志愿者住宿。先把住宿费节省下来,我们的宿舍各种厨具和电器都有,饭菜最好自己做,这样可以节省钱。别让家住得远的孩子来听课了,想上课的话,就召集一些新寨的孩子,他们就住在学校旁边,回家比较的方便。 绝对不要送孩子什么东西,每一年他们接受太多爱心人士给他们送东西了,结果是:他们觉得理所当然,就不会懂得珍惜。

如果真想了解志愿者的生活,去养殖场看一看山山吧!他正在养鸡,8月底可以下蛋,开学发给孩子们吃。从一个养殖场的筹备、到修建、到开始养小鸡、到喂养它长大再到他产蛋,你们就会知道“支教”和你们理解的完全不一样。养鸡和教育有共同之处,我们也许会为孩子吃到鸡蛋的那一刻而兴奋和鼓掌,却很少有人看到,这个背后,是多少的付出,多长时间的坚持。 教育是多么长期和系统的工程,怎么可能来个10天半月的,就称为“支教”呢? 你们追求的不应该是:我来过了!我看到了! 而应该做到的是:我切实帮到了!我实现了我的价值! 最后再力劝一句: 你们一帮小孩子就这样来搞调研,是不可能有什么价值的报道的,顶多就是拍拍当地有多穷,带一些照片回去,如此而已。

好吧!PS一点:到养殖场自己想办法弄吃的,千万别让山山同学照顾你们,那就是帮倒忙了!

下面是以前日志的节选

马上就要暑假了,和以往一样,很多大学生和听听联系,想暑假来支教。 听听对于这一点,一直都是拒绝的。

而与此同时,很多志愿者团体正在积极筹划暑期支教活动,有一个团体就在搞暑期支教夏令营,安排大学生暑期来“帮助”孩子们。 本不想对这样的行为再评论了,但是今天还是想说几句。

我们的每一个爱心行为,应该从孩子们的角度,为孩子们着想不是吗? 一批大学生,一个假期花上2周的时间来乡下,其实只能说是体验生活来了,顺便陪孩子们玩一玩,要说他们能让孩子们学习到什么,是不客观的。但是,从没有人指出过负面的影响。

首先是从安全的角度。去年赵小婷为什么会死?很多媒体都说她是支教老师,其实只是暑假来搞“三下乡”活动的大学生而已。这些外地的大学生,不熟悉当地的环境,安全隐患就首当其中。

孩子们的安全问题呢?暑假是雨季,山路的湿滑是非常危险的,还有泥石流的情况出现。孩子们假期不休息来上课,有为孩子们的安全问题考量过吗?

其次是身体问题。 孩子们有没有暑假休息的权利呢?以我们梭戛为例,一个学期,孩子们每天往返3、4个小时的山路来上课。到了暑假,为了陪这些大学生哥哥姐姐们,他们依旧必须每天3、4个小时的山路来学生上课。中午很多孩子是没有饭吃的,他们的身体扛得住吗?

今天和某个暑假组织活动的组织方聊天,他说为什么组织暑假夏令营,让大学生们过来陪孩子们。原因是,乡下的孩子们根本闲不住,他们父母出去打工了,有大学生们陪他们玩,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

听听的评价是:到底是谁在陪谁? 我觉得是孩子们陪大学生们实现了“支教情节”,让大学生们体验了一次帮助贫困地区孩子们的感觉,他们会拍很多照片,回去放在空间里,作为一段美好的回忆。 谁考虑过孩子们的角度呀!

再次是心理问题。 诚然,孩子们有人陪着玩肯定是开心的,这些大哥哥姐姐们也很受欢迎。但是他们走了以后呢? 经常有孩子问我,那个哥哥姐姐还会回来吗? 听听,我有一封信,帮我寄给他们好吗? 孩子们是有感情的,每一次分离,孩子们有的还会哭。 而我们每次看到孩子们这样伤心,心里也跟着痛。 一批又一批的这样的“志愿者”来,真的是为孩子们好吗?

最后,评价一些组织这样行为惯用的理由,或者是借口吧!

说法一、让孩子们增长知识。 我以我们小学为例,曾经一个暑假来了4批不同大学的志愿者,第一批来了教APPLE、BANANA之类的英文,然后说孩子们学到东西,开心的走了。第二批来了,同样是教APPLE\BANANA这样的英文,孩子们又开心的重学了一遍。 当过老师的人都知道,教育是系统的工程。 这样2周换一批老师,没有任何衔接的教育,孩子们真的能学到东西吗? 小朋友们这样辛苦,翻山越岭的来学习,真的学到东西了吗?

说法二、让孩子们开阔了眼界。 我只说一个真实的事例,我在剑河支教的时候,每一年,北京大学“三下乡”都会有10多个志愿者来乡下考察。听说北大的要来,村长还去买了烤鸭,准备了一桌300元的饭菜给他们欢迎。整个支教期间,他们都是重点被关注和照顾的对象。走的时候,他们给孩子们做了一次演讲,目标就是要鼓励孩子,给他们开阔眼界。 这批北大的孩子一再强调,考大学很容易的,他们其实也没有怎么学习,后来考到了北大。 这些天之骄子的背景我了解,他们都是重点中学的孩子,经常一个班就有10多个同学能考上清华北大。

结果是,演讲以后,有孩子伤心的来问我:听听!我们是不是好笨。为什么其他人考大学这样容易,我们连高中都很难考上。 在中国的贫困地区,别说北大了,能考一个大专都是很多孩子们可望不可即的梦想。 北大的学生是开阔了孩子们的眼界,但是这样的开阔,是伤害还是帮助呢? 孩子们会更加自卑了不是吗?

说法三、 让孩子们有一个开心的童年。 对,从短期来看,嘻嘻哈哈的,挺开心的。但是从长期来看,一批又一批这样的大学生来支教,真的能够帮助孩子们有一个开心的童年吗? 真的是这样吗?我们摸着良心说话吧!

教育!是无法功利的事情。真正的为孩子们好,就应该做事以孩子们的角度出发。

如果我们也是家长,我们会忍心自己的孩子每天翻山越岭的,暑假不休息去听一批又一批的大学生给我们的孩子们上课吗?

有时,孩子们成为了工具。 有的学校和组织,会要求小朋友们来参加这样的活动。 更有甚者,背景音乐放着《感恩的心》,让孩子们在镜头下成为“被帮助者”。 当一个孩子,从小就知道自己是处于“被帮助”的状态,他还怎么拥有独立的人格和自尊。 这真是为了孩子们着想吗?

在刚开始支教的初期,听听也曾经组织过这样的活动,有时还有ZF领导专门选听听的支教点来组织这样的活动。随着自己的成长,听听已经逐年的拒绝了,因为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,道理很简单,如果真是从孩子们的角度出发,就让他们安安静静的成长吧!

我曾经对我教的小朋友们说过:你们要学会自己独立思考,要敢于说不!

听听最近给了乡下的孩子们一个机会,下个学期可以到贵阳来读初中。在说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是把所有的孩子们召集到一起,我们商量着。我告诉大家,来贵阳,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,会获得什么样的机会,然后让孩子们自己思考,自己决定。

未来是自己的,命运也是自己的。不要认为他们是小孩子,就要事事为他们做决定。尊重我们的孩子们,让他们自己做选择。

同样,是否要学习小提琴?是否要出来演出?我们都尊重孩子们的决定。如果孩子不愿意演出,我们全力的支持。 孩子们不是工具,他们有自己独立的思想。

当我们去帮助别人的时候,可否也想一想,对方有权利对我们的帮助说NO呢?

真心的呼吁,做公益事业的团体和个人,我们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多从对方的角度去思考。做公益,更需要智慧! 让我们少一些: 我认为……我觉得……

也希望中国的大学生们,在我们假期空闲的时候,想帮助孩子们的时候,能否客观的想一想,你们的帮助真的是帮助吗?会不会给当地增加负担? 真的能够帮助到这些孩子们吗? 还是,实现了自己的一个愿望,体验了一次生活而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